北京京开华源电气有限公司
Beijing Jingkai huayuan electric co., LTD
产品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孙经理:18701180330
电  话:010-61202557
联系方式
微信公众平台

    京开华源公众微信平台

 电 话:010-61202557

 邮 箱:bjjingkai@163.com

 地 址:北京市大兴区



电力产能过剩 电价为何高居不下?

来源:热观察浏览数:17 

目前,德国正面临2011年来最为严重的电力供应过剩,电价也已连续3年下跌。但是为什么中国电力供应过剩了,电价仍然没有下降?

1、中国电价政府决定,市场竞争也没用

中国目前仍然对电力实行政府定价。电力首先由发电厂生产,然后通过电网输送给用户。

这一过程涉及三个价格:电厂把电卖给电网的上网电价,电网输送电力收取的输配电价,用户买电要支付的销售电价。中国有很多电厂,央企中有五大发电集团,各地方也有多个大型发电企业,竞争还算激烈。但尽管如此,上网电价、销售电价都是由政府来定的,市场竞争也难以让用户买到更便宜的电。而输配电价,实际上包含在销售电价中,并没有单独定价,电网就是通过买电卖电的差价来获取利润的。

2、中国电价调整没有制定方法,也没有审批程序

针对电价的调整,民间多有批评。2008年国家发展改革委负责人回答国外记者提问时,指出“中国电价实行政府定价,与美国本质上没什么两样。”但有学者指出,这个说法表面上成立,其实却差得很远。

国外政府实行管制定价,电价制定和调整有明确的方法和规则,比如实行燃料费率自动调整条款,发电企业在燃料费调整后可以先相应调整电价,再报政府和监管机构审批。电价什么时候调整,调多少等,按照规定的方法和程序可以完成。企业与政府和监管机构主要协调电价制定和调整的方法和规则。

3、电价调整,很大幅度取决于电力企业与政府的博弈

网易《热观察》查阅了2004年至今历次电价调整发现,电价调整多以缓解原料上涨导致企业亏损。如20087月和8月电价两次上调,上网电价平均涨4.14分,销售电价平均涨2.61分,以此缓解煤价大涨导致电企亏损。20114月,部分火电企业亏损严重,上网电价上调,调价幅度视亏损程度不等。

国家电价的调整需要考虑到电力企业的盈利情况。某种程度上说,电价也要承担电力企业因大规模的电源和电网建设的投资成本。

以往的电力体制改革基本不成功,新一轮改革开始启动

其实,电力过剩以及电价调整等问题均可以归于在中国电力体制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4、输变电配套设备质量参差不齐

每年国家电网在输变电设备,线路设备上投入的资金力度很大,而中国国内市场上,电力行业的竞争又很激烈,在产品生产加工时偷工减料,从而产品出现质量问题,使客户蒙受损失。也是因为市场竞争原因,容易让客户在选购产品时,分辨不出产品好坏。所以设备采供方面也是电力过剩,电价上调的原因之一。

而由北京京开华源电气有限公司生产的防风熔断器防雷绝缘子支柱绝缘子穿墙套管高压隔离开关高压真空断路器在电网公司一直得到领导的推荐。

1、中国的电力体制改革基本不成功

1985年,中国电力行业的投资建设全部由拨款改为贷款,电力工业体制开始了摸索式的改革。在经历了集资办电、政企分开的改革后,终于在2002年明确了电力产业的改革方向——市场化改革,并明确提出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的四大改革措施——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离、竞价上网。

20024月《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颁布加快了电力产业市场化改革的进程,随后的一年里厂网分开改革基本实现,在中央层面初步实现了主辅分离。但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确定的其它改革措施迟迟没有推进,201111月,拖了近十年的主辅分离改革才基本完成,而其他两项改革——输配分离和竞价上网至今没有实现。2005年年底,曾有一份电监会内部报告披露认为“中国的电力体制改革基本不成功”。

22015年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重启

与中国几乎同时启动电力改革的英美等西方国家,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基于市场竞争又兼顾公平的电力体制。而中国,改革仍在继续。

2015315,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被誉为“啃硬骨头的改革”正式拉开帷幕,重点是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有序向社会资本开放配售电业务、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推进交易机构相对独立,规范运行,就此已形成配套文件。

13年后重启的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正在向核心区推进。到目前为止,输配电价改革先后确定深圳、蒙西、湖北、安徽、宁夏、云南、贵州等七个试点。

115,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提出,随着煤炭价格继续下降,将研究进一步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

新电改框架下,电价究竟是涨还是跌?能否解决电力产能过剩问题,构建合理的电力结构?广大用户能否分享电改的红利?答案还需等待。